兰帕德杰拉德、卡拉格三脚点球彻底踢碎了英格

2020-02-12 05:32栏目:体育

  凤凰网体育讯 当《上帝保佑女王》的旋律响起,无数英国人心中的爱国主义情结再次伴随着那个“黑白精灵”充溢。“上帝保佑国王,祝她万寿无疆,神佑国王。常胜利,沐荣光......”120分钟后,命运让他们相信,这一次,他们的东征又以失败告终。

  英格兰队在哭泣,他们的媒体更是在第一时间准备了“再次”这样苛刻的字眼迎接这支历史上最平民化的三狮军团。

  在这样一个无数次祈祷“上帝保佑女王”的国度,“运气”二字显得有些微妙,人们似乎总把运气,寄托于闪光的个体身上,然后靠个体的气场,去扭转运气。就像国歌中反复吟唱的祝福词,似乎只有女王永葆康健,才是胜利和荣光驾临的基础。可是他们错了,上帝保佑女王,但女王却不一定会保佑足球。老实说,伊丽莎白女王甚至都不喜欢足球,相比于平民化的足球运动,历来恪守皇室礼仪的她更喜欢赛马和马球。

  足球的确需要运气,但运气来到足球场上,却绝不仅仅是一个人的责任,可英格兰人从不这么想。

  1990年,皮尔斯成了那个罪人,时至今日,那个罚失的点球仍是他心头一朵难以抹去的乌云;1996年轮到了索斯盖特,他的职业生涯后期和指教生涯并不顺利,因为那个罚失的点球总被人用苛责的语言,一次次地提及;1998年的罪人不是罚失点球的因斯,而是英气逼人却意气用事的小贝,从那条羡慕的中场弧线到法兰西的红牌,那种从天堂坠落的痛苦,让小贝一次次地倒在维多利亚的怀中失声痛哭;2004年,英格兰与葡萄牙奉献了一场欧洲杯史上堪称经典的较量,可他们又倒在了12码线上,这一次英格兰队不是失败者,葡萄牙门将里卡多绝对是胜利者,他赤手空拳将瓦塞尔的点球扑出,并最终自己将最后一个点球罚进;2006年,命运再次轮回,兰帕德杰拉德、卡拉格三脚点球彻底踢碎了英格兰球迷的心,但这一次他们不是罪人,罪人是教唆裁判红牌驱逐鲁尼的“混蛋”C罗,是拿着曼联高薪却把队友推下水的犹大。因为在这一刻,他是葡萄牙人。后来的故事,我们很熟悉,嘘声成了英格兰迎接C罗的最大分贝,也为他日后出走皇马埋下了伏笔。

  2012年,当阿什利杨和阿什利科尔的点球先后被门框和布冯拒之门外时,英格兰队的运气只能寄希望于哈特。哈特没能阻止进球,但他绝不是罪人,可难道两个阿什利是罪人吗?别忘了就在两分钟前,蒙托利沃还将“罪人”套在自己身上。

  或许当机会走到英格兰面前,露出天使般的微笑时,早已习惯扮演悲情角色的十字军不敢相信机会真的对他们宽容,他们做惯了点球场上的小丑,这一次天使的微笑,在他们看来更像是对自己宿命的讥笑。于是,机会转身,再度留给了他们清晰的“背影”。

  机会与运气,总是用一种奇妙的方式匆匆来去。和英格兰“天佑吾国”的姿态相比,在运气来临之前,我们并不是只有“坐以待毙”这一种选择。

  公牛王朝时期,迈克尔乔丹总在比赛开始前两三个小时提前驱车来到联合中心球馆,球场空无一人,只有那个矫捷的黑色身影一次次练习着投篮。你相信吗?在这近两个小时的投篮训练中,“篮球之神”几乎所有的投篮都是夺框而出。当然,这是他故意为之,目的是为了让“坏运气”尽早耗尽,将好运气全部留在比赛中,这种讲究概率,略显愚笨的美国式思维却线枚总冠军戒指。

  阿森纳时期的博格坎普完成过一次华尔兹式的180度转身过人,至今仍为人惊叹不已,当然还有法兰西之夏,那个在阿根廷禁区内轻巧的绝杀。很多人坚信这两次“神来之笔”纯属巧合,是机遇交汇的灵光乍现。但冰王子却说:“在训练中,我已经无数次完成这样的动作。”

  这一切英格兰人不会相信,他们相信自己仍有机会获得冠军,就像1966年的情景会再现,因为上帝会保佑他们的女王和国民,每当陷入绝境时,他们想到的情节十分“武侠化”:一个英雄般的人物,从天而降,拯救他们与水火之间。只是忘了在现实中,真正能扭转乾坤的或许只有自己。

  所以他们只好一遍遍地唱着Let it be:每当我陷入困境,圣母玛利亚就会来到我身旁,说着充满智慧的话,顺其自然。凯特福克斯口中那些自负而自傲的英国人或许从不愿相信美国电影《肖申克救赎》中的情节:命运赐予你折磨,于是你从《圣经》中寻找慰藉,但真正改变命运的是,那本藏匿于《圣经》中的小榔头。上帝保佑?顺其自然吧!(柯南的球)

今日相关新闻

  • 要经常清理下机箱里面的灰尘
  • 这部闲话水浒也将宋代的货币转换成今天的人民
  • 要分成一注一注地填单涂黑
  • 努力做产品和市场的公司
  • 要选择吃较为清淡且容易消化的食物